“為了處罰沒寫完作業的孩子,老師就讓完成作業的學生扇他們的耳光,誰扇得響,評出前三名,獎勵一個作業本。”一被打學生的母親王女士近日向記者反映,其12歲的兒子豆豆(化名)在學校被扇了40個耳光後,左眼睫狀體脫離。
  1月5日,在鄭州大學第一附屬醫院,記者見到了病床上的豆豆,距事發已經近兩個月,他的左眼依然看不見東西。
  豆豆是河南省周口市項城人,在項城市民辦學校英華學校上小學五年級。豆豆的爸爸媽媽在寧波打工,爺爺奶奶年邁多病,豆豆平時吃住在學校,每兩周回家一次。
  王女士說,2013年11月7日,因沒寫完作業,班主任鄧寶珍讓豆豆和其他幾個同學站在講臺上,讓完成作業的男生上去扇他們耳光。
  “當時被打的還有六七個同學,我被20多個男生每人扇了兩個耳光。扇完了老師還讓我到講臺下做俯卧撐,並且不讓我吃飯。深夜一點多去上廁所的時候我發現我的左眼什麼都看不見了。”儘管已經過去快兩個月,提起此事,豆豆仍顯得很害怕。
  豆豆說,當他發現自己眼睛看不見後,曾經小聲向老師說過,但老師並沒有理睬。周末回家前,班主任鄧寶珍還專門叮囑他不要把這事告訴家長,否則回學校要寫檢討。
  11月14日回家後,面對家人的詢問,豆豆只說自己在學校挨打了,沒敢提自己眼睛看不見東西。直到11月19日,豆豆的姑姑發現孩子的兩個眼睛不太一樣,給王女士打了電話,王女士匆匆從寧波趕了回來。
  王女士帶著豆豆先後在周口市中心醫院、周口市眼科醫院就診,因為病情嚴重,2013年12月4日轉到了鄭州大學第一附屬醫院。
  在鄭大一附院2013年12月5日出具的診斷證明上記者看到,初步診斷意見為:左眼球鈍挫傷;左眼外傷性白內障;左眼睫狀體脫離。
  得知兒子被打後,王女士給英華學校校長王家文打了電話,王家文稱讓班主任鄧寶珍給王女士回話。
  隨後,鄧寶珍給豆豆媽媽打來了電話,聲稱快要期末考試了,學生沒有寫完作業自己很著急,心情暴躁可能做得過分了一些,責罰孩子是幫助孩子進步,是為他好才這麼做的。
  隨著豆豆病情的加重,11月28日,王女士再次與校長王家文聯繫,告知了豆豆現在的情況。“校長對我說,那又不是他打的,是老師打的,他只有連帶責任,讓我們愛上哪告上哪告,他有的是人。”王女士說。
  無奈之下,王女士於12月3日將該事反映給了項城市南頓派出所與項城市教育局。派出所的民警帶她到學校找到校長王家文,“讓我們自己協商,協商不妥再說。”王女士說,警察當時這樣說完就走了。
  在王女士的一再要求下,王家文答應去周口看望豆豆。“王家文在車上對我說,‘你看你今天給我捅這個婁子,晚上我不得一一打點?’”王女士說,看完孩子,王家文留下了1500元。
  王女士說,王家文曾提出一萬塊錢私了,自己沒有同意。後來,王家文和鄧寶珍拿出2.3萬元的醫葯費供豆豆治病。“但是事情拖到現在,孩子的眼睛還是看不到東西,相關部門負責人也開始推脫起來。”王女士說,“再向教育局反映他們就推脫說會往上面反映情況;王家文校長說不是自己打的,讓我們找老師;鄧寶珍老師的電話根本打不通;就連派出所也稱因為報案晚了,不再管這個事。”
  2014年1月3日,周口市項城市教育局的一位工作人員回應稱,此事已經督促學校處理,學校已經賠了幾萬塊錢,英華學校是民辦學校,鄧寶珍是民辦老師,具體怎麼處理還得看公安機關。
  王家文也稱,鄧寶珍老師已經被公安機關帶走。
  1月4日下午,有消息稱,王家文與鄧寶珍已於2013年12月4日被免職。
  王女士告訴記者,2014年1月4日深夜,王家文的女兒和鄧寶珍的家人來到豆豆所在的醫院,與她發生了爭執,“他們說我們住在這裡是訛人”。
  王女士說,今天下午,項城市教育局工作人員送來了2000元作為“慰問金”,英華學校也送來5000元作為“治療費”。
  1月5日晚,受害人家屬已委托律師介入處理此事。河南鐵政律師事務所律師謝茂芝說,根據《學生傷害事故處理辦法》第十六條規定:發生學生傷害事故,情形嚴重的,學校應當及時向主管教育行政部門及有關部門報告;屬於重大傷亡事故的,教育行政部門應當按照有關規定及時向同級人民政府和上一級教育行政部門報告。
  謝茂芝說,該事件中英華學校、中心校、教育局發現問題後卻不上報,直到有網絡媒體關註才進行回應。南頓派出所至今仍未立案。
  本報鄭州1月5日電  (原標題:河南項城一老師讓學生扇同學耳光)
創作者介紹

mwgothdllt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