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照重讀《毛語錄》 st1\00003a*{} table.MsoNormalTable {font-size:10.0pt;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Comment】 楊照,自然不是台灣派所習慣的人。但他所評論的毛卻也值得一覽。 文章內容之外,他的寫作手法,屬於中國的──對丈排比,似辯證非辯證;處處留白,似禪亦非禪。讀者在絢爛於其文采外的「體會」,其實多的發覺是自己既有的「心得」。 他指出一個中國的致命之處,在毛的巨大影響下,中國人只有策略沒有原則(或信仰、核心價值,whatever),或誤將前者為後者。 沒有經歷(第一階段的)「見山是山」的人,直接跳到(第二階段的)「山不是山」,甚至於(第三階段的)「見山是山」,人與社會於是搞得山水大亂。 邏輯規律是:大前提與小前提矛盾,結論不是「對」,也不是「錯」,是「任意」。 世事看得太透卻沒有個「律」,殺人也只簡化為一眨眼功夫。反正自己已經爬上雲端了──「任意」,已經是「任我意」,而不是「任你意」,苦的是別人與社會,不是自己。個體不關心整體,最後個體也 結婚必然毀滅。 信仰是一種「律」,是基於「被造者」無法超約「造物者」所自然形成的謙卑自制,沒有經歷或根本缺乏這種原則性的認知,就「什麼都可以」。非常可怕!因此,「策略」這種東西,不是一種手段的選擇而已,它還是一種哲學,甚至於生命的抉擇。在台灣,我們都看見過好幾位如此選擇的人。 共產思想原是經濟學,和政治結合之後卻發展成一種宗教;它也是一種透過集體,重新定義、改造人性的方法。對台灣如此要緊的中共,台灣人卻這樣生疏,結果真是要命。 策略與教條的辯證--重讀《毛語錄》 ●楊照 1. 毛澤東是個現實的策略家,他對中國共產黨最大的貢獻,且他之所以能成為中共的領導人,正在於他從來沒有真心相信過馬克思主義教條,也沒有真正服從過國際共產主義的路線指示。 鄭學稼先生曾經寫過巨著《中共興亡史》,書中明確且大膽地將中共之「亡」,定在一九三五年一月的「遵義 土地買賣會議」。那場會議上毛澤東被選舉為中共政治局常務委員,後來又成為全軍最高統帥部三人軍事指揮小組的成員,取得了黨權與軍權。「遵義會議」是毛澤東路線凌駕了蘇聯共黨指導、現實農村包圍城市策略推翻了左傾城市工人暴動策略的關鍵轉捩點。 「中國共產黨」名字雖然一貫延續,但「遵義會議」之前與之後,這個黨的風格、性格截然不同,這是 鄭學稼 先生的核心論點。毛澤東的現實中國革命路線,取代了國際共產主義運動。 老實說,沒有「遵義會議」這般戲劇性的轉折,中國共產黨恐怕沒有機會在中國奪取政權。毛澤東既不理會馬克思歷史唯物論裡以工人作為革命主體的原則,也不理會俄國大革命中列寧與托洛斯基們的經驗,他只管他看到的中國現實情勢,依照中國現實情勢建構他自己的革命策略。 「毛路線」的一個主題,是承認相當長時間中,總的形勢是敵強我弱,所以總戰略,必當是持久戰,可是在戰術上又必須追求有限的速決戰。毛澤東 節能燈具清楚主張:應當以運動戰、游擊戰和非固定的戰線為主要戰爭形式,不是通過一次武裝暴動或一場革命戰爭就能取得全國革命勝利,而是在一片一片、一塊一塊土地上先取得勝利,波浪式地向前發展。 持久戰的大戰略,逼出耐心,也必然逼出合縱連橫的計謀來。實力比敵人弱,不能正面接敵,就只好用各種方式分化敵人、削弱敵人,再用各種方式培養自己實力,和敵人迂迴迷藏。 要玩這種長期謀略,敵我劃分非得靈活不可。如果將敵我關係看死了,那麼我方將永遠不是敵方對手。敵人的敵人可以是同志,敵人陣營中不同派系也可以被我所爭取運用,這樣我們才能壯大自己,慢慢趨向勝利。 所以毛澤東的思想中,最凸出的一塊,就是如何細膩運用敵我關係。從來沒有任何人,在敵我關係上投注過那麼多那麼深刻的用心,將黑格爾、馬克思的辯證法導入敵我思考,使得敵我關係轉化成為流動的過程,不斷變化不斷移位,需要最高警覺與最高智慧隨時判讀。 「毛路線」的另一個主 代償題,是承認中國社會的複雜性,不相信階級論、經濟決定論真的就可以「化繁為簡」。二十世紀的中國,對毛澤東而言,是古代、近代、現代同時並存的,不可能單靠一套「現代」標準,來判定中國社會成份與社會情勢。 於是在「毛思想」中,連階級都不是固定的,誰屬於什麼階級,不能像馬克思主張的那樣,光看生產關係就能決定;更重要的,不同階級與共產革命運動之間的關係,也無法教條地規定下來。 從現實策略角度看去,革命不可能靠人數少之又少的城市工人。主要革命鬥爭戰場,非是廣大的農村不可。而要發動馬克思不相信發動得起來的農民,一方面要依靠靈活巧妙的階級政策,先拉中農鬥富農,再以許諾土地所有權,鼓動貧農起來鬥中農,毛澤東絕對不肯一步就走到土地國有化的教條立場上去。 另外一方面,就要靠懂得如何運用中國農民聽得懂、聽得進去的語言。 2. 毛澤東基本上是中國「小傳統」培養出來的。他生長在中國儒家「大傳統」崩壞的時代,他自己說:「 室內設計我過去讀過孔夫子的四書五經,讀了六年,背得,可是不懂。」又說:「我熟讀經書,可是不喜歡它們。」 那他喜歡什麼?「我喜歡看的是中國的舊小說,特別是關於造反的故事。」「許多故事,我們幾乎背得出,而且反覆討論了許多次。……我認為這些書大概對我影響很大,因為是在容易接受的年齡裡讀的。」這也是毛澤東自己說的。 從「五四」的反傳統,到中國共產黨在一九二一建立,這一路上的風雲,主角是中國近代知識份子。他們最早學習四書五經,後來揚棄了孔老夫子,轉而擁抱各式各樣的西方英雄與西方道理。在「救國」的熱情下,他們急切地找來不同的答案,不過這些答案有其共通的特點:答案是抽象的、形成答案的語言是菁英的。 共產主義在中國,最早也是吸引了知識份子。他們意識到:共產主義在西方都是新興的「未來式」,中國與其老是苦苦跟在西方屁股後面追趕,幹嘛不超越到前面去,跳進連西方國家都還到不了,還在嚮往的共產主義天堂呢? 這種抽象的「救國論」、「超越前進論」,激得起知識 設計裝潢份子的熱情,卻動不了革命所需要的廣大群眾。毛澤東在這方面,也給中共進行了一場「大質變」,他用農村鄉下的語言,強調共產主義裡最素樸最直接的概念:共產就是公平分配,就是有飯大家吃、大家有飯吃。 毛澤東還把自己和他領導的共產黨,形塑成農村「小傳統」的代言人。其代言身份表彰得最清楚的,就是農村「小傳統」最恨誰,毛澤東和他領導的中共,就發展出一套大快人心的語言,把那個敵人罵得臭頭,進而直接明白號召打倒那個敵人。 農民討厭地主,毛澤東與中共不會對地主留情。農民討厭官府,毛澤東一輩子對「官僚主義」窮追猛打,後來甚至不惜發動「文化大革命」,對付自己黨內的「官僚主義」。農民討厭裝腔作勢,講些讓人聽不懂的話的書生學究,毛澤東就罵知識份子是「臭老九」,多次發起運動,不只要「鬥垮」、還要「鬥臭」知識份子。 從好的一面看,毛澤東的語言再生動再活潑不過,句句簡單直接打動人心,沒有一點點文謅謅、沒有一點彆扭姿態。不過,從壞的一面看,毛澤東建立了一種純粹煽動性的政治語言,不講?買屋s邏輯、不考慮內在一致性,只求具體的動員效果。 這種語言,中國農民都聽得懂,連十歲小毛頭「紅衛兵」們,都聽得懂。 3. 現實策略的用心,加上來自小傳統的語言,給毛澤東帶來了空前的權力,以及空前的自信。 毛的權力,一則固然來自於他比別人(不管同志或敵人)都更精於觀察現實、掌握現實,快速且準確地擬定因應策略,不過也有另一部份則來自於他佔據了「最後策略定案者」的高位,由他來選擇策略、訂定目標。 毛領導下,中共是個革命黨、策略黨、宣傳黨,卻從來不是個有原則的政黨。毛相信策略、相信宣傳,相信常常要迂迴繞路,甚至走回頭路,才有機會在敵強我弱的情況下,到達目的地。永遠在想如何迂迴繞路的政黨,沒有餘裕去堅持原則;換另一個角度看,在策略之上,在毛澤東所做的策略決定之上,別無更高的原則。 也就是沒有任何更高的權威,可以制衡毛澤東與毛澤東的主觀。馬克思主義不足以拘限毛、蘇聯不足以拘限毛、中國共產黨更不足以拘限毛。沒有人能指責毛澤東犯了任何錯誤,因為他就是一切是非、對錯的?信用貸款怮慞v衡。 這部份說明了毛澤東為什麼會變成那樣一個獨裁者。黨內同志無法制衡毛澤東,因為他們從朱德、彭德懷到劉少奇、林彪乃至鄧小平,誰都沒有毛澤東那種煽惑人心的小傳統語言與智慧。需要時,毛澤東隨時可以動員農民來鬥爭自己黨內的同志。 從現實、靈活策略起家的毛澤東,「建國」之後變成了一個不能被挑戰、不能被質疑的絕對權力者。他說過的話、寫過的文章,隨而變成了人人應該捧讀、引用、奉行的真理。結果就產生了一層巨大的矛盾,本來是因應現實而做的策略思考,卻被抽離了現實脈絡,供奉成了教條。 毛思想最大的價值,本來在其打破教條的策略精神,不意現在打破教條的精神,自身成了教條! 就像文化大革命中,破壞秩序的造反行動,竟然被律定為秩序一般,難以想像的悖理,帶來了難以想像的浩劫代價。 這層矛盾,最極端的表現,就是《毛語錄》,全書沒頭沒尾摘了一堆毛澤東的話頭,編輯成冊,幾億中國人,加上幾百萬幾千萬外國革命青年,卻硬生生地將小紅書內容啃讀進去。 拿策略當教條的《毛語錄》,使得中國社會陷入教條的狂熱裡,人們 會場佈置放棄了自己的思想,拿《毛語錄》裡的片段言詞來保護自己、表達意見、攻擊敵人、認知世界。透過《毛語錄》去建構的自我、去認知的世界,不只是貧乏的、而且必定是扭曲的。 還有更深的扭曲,那就是:《毛語錄》將一整代、甚至好幾代的中國人訓練成「策略狂」。他們不相信任何真正的原則,甚至無法理解什麼是真正的原則,只知道鬥爭的策略,他們的生命,充滿策略、充滿手段算計,卻沒有終極關懷、更沒有絕對是非價值。 《毛語錄》訓練出來的中國社會,經過四分之一世紀「改革開放」的淘洗,慢慢褪去了其恐怖的顏色,但並不表示二十幾年的時間,足以將《毛語錄》遺毒完全清除。在很多地方,鬥爭策略的狂熱,依然深植在中國社會集體意識裡,要認識、探觸到那個「策略狂」性格下的中國現實,我們別無選擇,還是得回頭讀讀《毛語錄》,理解《毛語錄》的內容,及其語言與權力的策略。 http://tw.myblog.yahoo.com/mclee632008/article?mid=-2&next=2084&l=a&fid=5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情趣用品  .
創作者介紹

mwgothdllt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